三秋末

深宫锁雀r 嬴政x你

文中有私设!


慎入!!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帝王车!


三月江南的烟雨落不到长安,六月里的栀子花攀不上宫墙


冬季的寒风落梅被封在院庭,炎炎烈日暖不了心头雪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垂眸,冷冷看着跪倒在门外叫不上名字,甚至都不算面熟的女人


已经数不清是第多少个了,这后宫深深,勾心斗角尔虞我诈,你早已厌恶至极,偏生那跪着的嫔妃还不安分,哭闹声音甚是刺耳难听


“来人,把她给本宫拖走,从哪儿来的扔回哪儿去!”


峨眉轻皱,一双秋水似的眸子扫过那女人一眼,芙蓉般的脸庞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怒意,你淡淡一挥衣袖,逶迤拖地的裙摆摇曳生姿,绣着金羽的花纹浮光雀跃,像是拢了日光一样灿烂生辉


“可是……娘娘……”


下人们欲言又止,一幅幅犹犹豫豫的表情叫你看了不由得心生烦躁


“本宫说的话都是没听见是吗?”


抬高了几分声调,旁边的宫女太监瞬间吓得面色苍白,唯唯诺诺的磨蹭了好一会才把门口跪在地上的人拉走


“娘娘……陛下……陛下刚刚派人来说……说……”


耳根子好容易清净一会,那胭脂口脂还没描摹完,一位有点面生的小宫女怯怯在你耳边传话


“说今儿该娘娘侍寝了……”


她话音还未落,你面色一凛,手中的胭脂盒瞬间砸到了铜镜上,发出一声巨响,斑驳一大片殷红


“娘娘!娘娘息怒,娘娘息怒!”


那小宫女被你吓得不轻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拼命磕头


“派人给他传话,说我病了今儿不方便侍寝……还愣着干嘛!赶紧去!”


那小姑娘似乎是被吓傻了,愣了好一会才提着裙子跌跌撞撞的跑出去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整日被那早上的事情弄的心神不宁,好容易熬到夜幕降临,用过晚膳,你烦躁的揪着帕子,虽说让侍女传话推脱侍寝,可谁也说不准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会不会随时出现在你的寝宫


“本宫乏了,来人,就寝吧……”


窗外天色已晚,看来嬴政大概率是不会来了,心下暗暗松了口气,吩咐身边的宫女赶紧伺候就寝


“皇上驾到!”


门外是太监尖利刺耳的声音传来,短短几个字让你整个人瞬间僵在原地


“吱呀”一声,木门敞开


你被卷席着凉风和龙涎香包围,微微侧目看去,男人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,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,衣袖随风轻轻扬起


“参见陛下……”


你俯身行礼,清冷的眸子愣愣盯着墙角,不动,也不看他


“召儿……”


下颌被人掐住抬起,被迫对上了他的眼睛,剑眉入鬓,一双苍翠的眸子直直望向你,见美人眼神空洞,像是一汪波澜不惊的池水,红唇紧闭不发一言,帝王俊美的脸庞上不禁浮现了几丝不易察觉的怒意


“陛下……陛……唔……”


……afd